現實版的“換妻”

1.

  大雨嘩嘩,電閃雷鳴。

  老高已經完全沉入了劇本創作,居然連敲門聲都沒有聽見。后來,敲門聲越來越大,震得屋子里的墻都在微微顫抖,老高才恍然回過神,問:“誰呀?”

  “大哥,是我,雷聲太響了,孩子要周末才回來,老楊沒回來,我一個人,實在嚇壞了!”那是鄰居劉玉。

  打開了門,老高不住道歉:“對不起,我剛才沒聽見!”

  “沒關系,我,現在可以進來嗎?”劉玉還沒等老高說什么,已經順著不太寬敞的門縫,擠了進來。

  “你,需要喝點什么嗎?”老高一邊問,一邊開著冰箱的門,試圖找到適合劉玉的飲料。

  “別忙了,我在你這里坐一會就走,老楊就快回來了。”劉玉擺著手,有些不好意思了。

  “哦,唉,老楊也真是的。常年都這樣吧?我經常在半夜聽到他上樓的聲音。”

  “那還算好的,有時候,就徹夜不歸,不知道是在哪個野女人的懷里,撒歡。”

  “你想多了,不會吧?”

  “肯定是的,他從來不敢在我面前接起電話。我也不想管了,那樣的男人,愛咋咋地,等孩子考上大學了,我就和他分開。”

  老高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這個在他看來,又漂亮又善解人意還做得一手好飯菜的女鄰居,那個老楊,真是混蛋,有兩個臭錢了就不知道要周旋在幾個女人之間,將各色彩旗弄的嘩啦啦作響,還把這個當成一種可以炫耀的成功男人的標志?墒,人家畢竟是有錢的,自己,精神是豐富的,可是錢袋子一直是癟著的,沒有車,不敢買貴的東西,到了年末,才能咬牙請人到檔次一般的飯店搓一頓,為了拉攏必要的人際關系。

  想到這里,老高嘆了口氣。

  “大哥,你怎么了?”

  “沒什么,也許,麗梅是對的,人必須還是要活在現實里的,像我這樣窮得叮當響,還在藝術的世界里執著追求的人,就不應該和人結婚。”

  “她怎么能這么說你?能嫁給你這樣的才子,她是多么幸運!”

  “在她的眼里,如果才華不能在短時間內轉化成金錢,就是屎。她一直拿你家老楊當楷模來對比,把我貶得一無是處。”

  “她那是鼠目寸光,身在福中不知福。”

  正說著,門開了,是麗梅,攙扶著醉醺醺的老楊?吹絼⒂,麗梅驚叫著說:“喲,你也在這,怕打雷是吧,我們家老高可是優質的避雷針。正好,老楊你領回去吧,我在門口碰到的,要不是我攙著,老楊就站不住了。我本來是想讓老高幫忙的。”

  這時候,老楊睜開朦朧的醉眼,向老高,麗梅和他媳婦劉玉敬了一個歪歪扭扭的軍禮,以前當過兵,屬于下意識的動作吧。

  “老楊,你咋又喝成這樣,唉,拿你一點招沒有,快走吧。”劉玉說著,就去攙扶,老楊一個趔趄,(www.210955.tw 閃點情話網)“哇”的一口污穢,吐在了老高家的門廳。

  “沒事沒事。我去收拾。”老高說著,就去找笤帚和塑料板。

  老楊和劉玉他們,住在樓上,兩個人走了。麗梅看著忙碌的老高,用鼻子哼了一聲:“看你,就知道窩在屋子里,弄你那些沒有一點用處的陽春白雪,你看人家老楊,吐的都是有檔次的生猛海鮮。”

  老高也沒好氣地說:“你看人家吐的東西那么高級,你咋就不都吃嘍。”

  麗梅氣得杏眼圓睜:“你這個家伙,無可救藥了,沒出息的男人,還嘴硬,你有人家老楊一半好,就算我當初沒瞎眼。”

  老高冷笑著說:“你嫁給了一個只知道寫字、不會賺錢的殘疾人,你應該是瞎眼了。”

  2.

  電話響。

  “大哥,不好意思,我,我......”

  “哎呀,遠親不如近鄰,跟我還客氣啥呀,有什么事兒,快說。”

  “我的肚子突然好痛,吃了止痛片,也不好使。”

  “你等著,我馬上上去。”

  劉玉家的氣派,將老高家,一下子就比成了貧民窟。劉玉躺在寬大的進口水床上,將身體,水蛇一樣扭來扭去。

  “是這兒嗎?我給你揉揉,我以前學過一點按摩的。”老高挽起了袖子。

  “嗯,大哥,好多了,你的手法,比那個盲人按摩所的老頭還厲害。”劉玉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電話又響。是老楊。

  劉玉接起,只說“嗯,知道了。”就放下。

  “又不回來吃飯了?”

  “愛吃哪個女人的奶,我也管不了。算了,不說他,有氣。”

  “我在你家給你揉肚子,就不怕老楊說什么?”老高倒顯得底氣不足了。

  “讓他懷疑去吧,許他滿山放火,就不許我在家里點燈啊,況且,我們是多么清白。就他這號人,給他戴一百頂綠帽子也是活該。”

  “劉玉,我這個人,按麗梅的說法,窮酸文人一個,要風沒風,要雨沒雨,是一個宅在家里的窩囊廢。”

  “可是,我就是覺得,兩個人都能宅在家里,雖然不富裕,但很踏實。你這樣的人,有才華,有思想,跟你總有說不完的話。我真的是這樣想的。”

  “麗梅就不這樣想,她經常以惡毒的語言,來挖苦我,譏諷我,我都習慣了。”

  “要是能有你這樣的老公,多好。”

  “兩天新鮮吧,也許,很快,你也會厭倦了。”

  “不會,家是溫馨的港灣。女人,需要錢,嫁的男人有錢當然不錯,可是,如果那個男人的心,并沒完全放在你的身上,有再多的錢又有什么用。是,晚上他也許會摟著你極盡纏綿,但是說不準,就會喊出哪個陌生的女人的名字,那樣的日子,真的讓人生不如死。”

   敲門聲。打開,是麗梅。

  3.

  “老高在你這兒啊,我老遠就聞到味兒了。”麗梅明顯話里有話。

  “麗梅,你別在這里胡說八道。”老高瞪了麗梅一眼。

  “我胡說八道,大白天的,兩個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了,你想讓我說,你們正在彰顯偉大的鄰里之愛男女友情?”

  “麗梅,劉玉真的是犯病了。我來看看她。”

  “哦,什么病啊,非要讓人家老公來給瞧瞧,你是神醫?大仙?如來?”

  “我肚子痛,是真的。”劉玉瞪著麗梅,語氣顯得十分理直氣壯。

  “肚子痛?我的媽呀,這么快啊。”

  “你再胡說,看我不打你!”老高的眼睛,因為激動有些發紅。

  “別激動別激動,有啥啊,都干出來了。切,實話跟你說吧,當一個女人愿意與你單獨相處,就是明擺著,她喜歡你,你要抓緊占有她,你如果猶猶豫豫,不敢行動,就會讓那個女人感到羞憤難當,覺得自己是缺乏魅力。所以,劉玉,你也不用再遮遮掩掩了。你們的事兒,我早就看在眼里了,那次打雷事件,我們都看到了,誰也不是傻瓜。”

  “麗梅,你啥意思?想在這里撒潑,你選錯了地方。”

  “劉玉,你可別狗咬呂洞賓啊,我是為了你們好,我想成全你們?茨銈冞@么情投意合的,我還能說什么?”

  4.

  老楊,其實對麗梅早就色心泛濫,只是一直找不到太好的機會。

  沒想到,麗梅居然會主動投懷送抱,她很坦率地跟老楊說,要不,我們在一起吧,(www.210955.tw 閃點情話網)正好,我們各取所需。

  這樣的一拍即合,有些另類,但是卻實實在在地拍在了一起。他們四個人,坐在了一張桌旁,商量著將主要家庭成員,互相對調一下。一對一,換妻換老公,買賣公平。

  四個人在一起談判,氣氛還是比較沉悶,多虧了麗梅,一直在見縫插針地說著話,讓有些澀滯的空氣完美流動起來。

  麗梅和老楊出國度蜜月了,他們說了,回來就搬走,免得幾個人見面會有一絲半點的尷尬。

  劉玉跟老高說,要不,找個機會把結婚手續辦了吧,女人,還是不能少了那張證明有一個完整的家的一張紙,她不想再離婚。

  老高說,我家是貧民窟,不能和你原來的家比。劉玉說,那個不是問題。

  老高問,孩子呢?

  劉玉說,孩子早就鼓勵他們離婚了,這個也不是問題。

  終于,他們睡在了一張床上。那個雙人床,還是原來老高和麗梅睡過的,只是換了一個床墊。劉玉說,她不在乎,可以將省下的錢,干很多有意義的事情。擁著老高,劉玉喃喃地說:“我感到很幸福,終于要和那種提心吊膽的日子拜拜了。那樣你不知道另一半整天在外面干了什么,今天檢察院明天黑社會的弄的人心驚肉跳不說,還要聽他不知羞恥地說,那些豐富多彩的床上花樣都是跟哪個女人學來的生活泛著純粹的苦味,沒有一絲甜蜜可言。再也不用做那些噩夢了,手銬了,撞車了,白刀子紅刀子了,睡了人家老婆明天讓人家男的用磚頭給腦袋敲出個大窟窿了,那恐怖的一幕幕,會讓人精神崩潰的。過去了,都過去了。”

  老高愛憐地撫摸著劉玉,用激烈的身體語言,表達了自己對她由衷的贊美。

  澎湃過后,老高說:“麗梅終于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她會幸福的。”

  劉玉說:“老楊有嚴重的心臟病,也許,厲害的麗梅會管住他,讓他少喝點酒。”

  老高不屑地哼了一聲:“她才沒那個閑工夫管別人呢,她就關心自己啥時候能買上那個著名的裝手紙的破包,還有那些花花綠綠的奢侈消費品,她只要看到那些,眼珠子都圓了,她還可能看到別的嗎?”

  “你怎么那么說麗梅?”

  “給她當了十多年老公,我能不了解她嗎?”

   他們不再言語,他們將身體抵在一起,緊緊的,酣暢的睡眠,不請自來。

  5.

  麗梅和老楊出國旅游回來了。與手拉手買菜回來的老高和劉玉撞個滿懷。

  “真巧啊。”四個人不約而同地說。

  老楊對劉玉說:“怎么樣,還愉快嗎?”他說話的語氣,陰不陰陽不陽的,讓人自然想到了齷齪事兒。

  “還好,非常和諧。”劉玉順過了他的話頭,畢竟做過那么多年的夫妻,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老高有點尷尬,搓著手,不知道要和誰說話。

  “老高,你沒看見我咋的,你個沒良心的,我還給你買禮物了呢。”那是麗梅,她的頭發,染黃了,弄出了很多有趣的彎彎繞,她身上的香水味,聞起來不同凡響,讓人想起男人和女人之間那些原始的東西。

  “你,買給我的禮物?不需要了吧?”老高看著麗梅,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暖。

  “我早就跟你說過,算是給你還愿。收著吧,領帶,皮鞋,一套西服,大作家,總要有大作家的派頭的。”

  老高還想說不要,老楊說,收著吧,你媳婦給你買的,你不收不是見外了?

  老高聽著有些別扭,他沒敢看劉玉的表情。

  劉玉熱情地說:“太好了,我們難得一聚,今天我做東,來家里好好吃一頓。”

  老楊說:“哈哈,真好,真想純正的中餐啊,在國外奶酪面包啥的吃的我直吐酸水。我可知道你,這方面的行家里手,唉,你沒考個廚師證啊,我看你,最次也是國家二級,運氣稍微好點,就考上了一級了。”

  劉玉說:“你少貧嘴吧,我想弄十八個菜,你們兩口子先回屋歇著,我這就去弄。”

  麗梅說:“禮物,我就卸在你家吧,都見著了,拿著怪沉的。”

  老高說:“好,謝謝你,麗梅。”

  進了屋,看到既陌生又熟悉的房間,麗梅感到有些眩暈。劉玉說,你們兩個先聊著,十八個菜呢,需要很多備料,我還要去超市采購一下。老高說,我陪你去吧。劉玉說,我帶著拉桿車呢,你們聊著吧。老高問,你就不怕我們之間說多了,對你不利?劉玉搖搖頭,笑得自信而燦爛。

  老高對麗梅說:“你還是和老楊一起上去吧,對了,聽說你們買了一套四室一廳的房子?”

  麗梅說:“那么大的房子有什么用,寬敞的墳墓。我不用上去,他說不定在忙著和那個野娘們聊著呢。”

  “這里,看著那么熟悉,可是,卻是另外一個人的家。”麗梅的語氣,有些哽咽。

  老高沉默。這是作家的通病。文字上洋洋灑灑,到了口頭表達,都有些困難。

  “算了,我先回去洗個澡,一會回來和劉玉一起來做飯。”

  “那好,我門不鎖。”

  “你鎖吧,我有鑰匙。”

  “哦,是的,還是那把鎖。”老高的心里,一陣難受。

  6.

  那餐飯,氣氛比較融洽,劉玉將自己的手藝發揮到了一個更高的境界,讓另外三個人都吃多了,老楊的飽嗝打成一串,半天都沒消停。

  老楊要和老高單獨到外面聊聊。

  老楊說:“哥們,你真聰明,蔫巴巴的,就拿到了最好的東西。”

  老高說:“你才是聰明人,那么會賺錢,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

  老楊擺著手說:“得了吧,還是你綿里藏針,你讓全世界都覺得你是弱者,值得大大同情。尤其是讓女人痛愛。沒結婚的,離過婚的,都回過頭來愛你。我呢,看上去風風光光的,好像所有的女人都跟我好了,可是,沒一個是真心的。”

  老高不太愛聽這話,這不明擺著說麗梅也是壞人了嗎?

  老楊好像看到了老高的心里話,笑嘻嘻地說:“你是說麗梅吧,身材是不錯的,那個方面讓我比較滿意,別嫉妒啊,男子漢大丈夫,你不是也睡了我老婆?但是,她啥也不管我,讓我隨便自由著,不像劉玉,還會和我瞪眼睛,對我的丑行挖苦諷刺,那說明我在她心目中還是很重要的。她不管我了,我反倒覺得不會了,沒啥意思了,好像斷了線的風箏,干啥都提不起勁來了。唉,哥們,我是跟你開玩笑啊,也可能是說正經的,如果,我出一百萬,你愿不愿意將劉玉還給我?麗梅,我免費送給你了。?”

  “你喝多了吧。”老楊說的話,已經完全走板,那個精明的家伙,從來說話都是喜歡滴水不漏的。

  “哦,也許是吧,兄弟別笑話我,我一喝就喜歡高,今兒喝的真痛快,以后,咱們在一起喝的機會不會有了。”

  “想啥時候喝,我啥時候找你們兩口子,我給劉玉打下手。”老高攙扶著已經站立不穩的老楊。

  費了好大勁,將老楊肥胖的身子架上五樓,老高的汗,已經將衣服打透。

  老楊一頭栽倒在床上,鼾聲四起。

  7.

  老高聽到,一聲女人的尖叫,那是麗梅。而那個時候,身旁的劉玉,睡得很沉,一點沒有醒來的意思。

  老高以最快的速度爬上了五樓?吹搅四樕珣K白的麗梅。

  “你看看,他,這是怎么了?”

  老楊的臉,沒有一點血色,但是還有微弱的呼吸。

  打了120,送到醫院,打了一會氧氣,老楊宣布不治。急性心梗,合并腦出血。

  “麗梅,你要去哪里?為什么這么快就走?”老高和劉玉都在安慰麗梅,看到麗梅孤零零一個人在收拾包裹的樣子,都感到心里很痛。

  “那個四室一廳的房子,我已經賣了,那個墳墓太大。這里,沒有我的一樣東西了,我想,我會離開這座城市。我有一個表姐,在D市,發展的很不錯,我去找她。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麗梅還要努力擠出一絲笑容的時候,失敗了,取而代之的是,汩汩而出的眼淚。

  “麗梅,我們房子的鎖,不會換,你可以隨時回來的。”老高說。

  “謝謝,鑰匙我放在你們的茶幾上了,我不再需要了。”

  “麗梅,如果你有什么難處,隨時告訴我們一聲。”老高的眼中,盈滿晶瑩的淚。

  那天的雨,下得好大。

  隆隆的雷,嘶吼著,去尋找下一個它感興趣的目標。

 

分頁閱讀:1 2 3 4 5 下一頁
本頁手機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13765.html